滕泰:为什么要摇动不移的以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”为主

一、中国须要管理 20年

【东音社按】刚结束的中心经济工作会议,强调连续百折不挠的以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”为主线。那么为什么始终强调这一点?还需要凯恩斯主义跟货泉主义的来回折腾吗?供给侧改革难道仅仅是“三去一降一补”吗?本文就这些问题,进行了有利的探索。本文整理自著名经济学家滕泰先生主编的《供应侧改革》和《供给侧改革:下一步》等著述,经东方出版社授权宣布。

在改造开放初期,中国还在谋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逐渐适应与改革中,宏观治理的思路更多是计划性的,以各种打算、计划、产业政策作为宏观经济管理的重要手段。从 20世纪 90年代以来,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系统的逐步确破,凯恩斯主义的宏观调控手段接替了政府的盘算之手,穿凿附会地成为对中国宏观经济管理的主要手腕,而且影响越来越大。

从从前十多年来看,中国的总需要管理有很多教训值得总结:从当下来看,扩展内需或扩大外需都很难;从长期来看,总需求管理对经济增添是无效的。从从前总需求管理的成果看,除了阶段性、周期性地维护了中国经济的牢固之外,每一轮“踩油门”过后,也都不免遗留下大批的过剩产能、银行不良资产、地方政府债务;每一轮“踩刹车”下去,都客观上造成高利贷泛滥、中小企业大量倒闭、股市暴跌。

中国的第一次体制的需求管理政策始于 1993年到 1996年的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“适度从紧”。针对 1992年开真个经济过热,1993年 9月核心政府发布了 16条紧缩措施,包括:提高存贷款利率、控制信贷范畴、制止乱集资、发行国库券、削减基建投资、通过审核排队的方式严控新动工名目、严格审批跟认真清理开发区、停止出台新的价格改革办法,等等。1994年各项紧缩措施更为严厉,1995年又两次进步贷款利率。1993年到 1996年底的紧缩政策,诚然控制了通货膨胀和经济过热,然而很快中国经济就浮现了所谓“硬着陆”,各城市到处都是烂尾楼。更可怜的是,宏观压缩遭遇了亚洲金融危机,从而使 1997年下半年开端,我国经济又陷入通货紧缩。之后,中央政府取消了贷款限额操纵、下调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、多次降落了存贷款利率,才逐步走出通缩阴影。